欢迎访问:国产偷拍综合亚洲在线-在线点播人妻偷拍欧美-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穿越雍正之极品后宫】【未删节1-80章】

穿越雍正之极品后宫
  第001章 穿越胤禛
  康熙四十年冬季。
  此时的北京下着大雪,白茫茫的一片雪地让人感觉十分沧桑。
  此时距离满清入关统治已然接近一个甲子,百姓们早已潜意识地默认了满清的统治,此时的京城一片平静,百姓得享太平,当真是一片祥和气象。
  而此时一大早,紫禁城阿哥所内,一名二十三四岁的英俊男子正在自己的院子里思索着。
  能住在阿哥所的在,自然都是天皇贵胄,而此人更是了得,他便是康熙第四子,当今四阿哥,未来大名鼎鼎的雍正皇帝——爱新觉罗。胤禛!
  不过此时的胤禛却已经不再是原来的胤禛了,此时的胤禛的身体已经被一个人占据,这个人叫周强,是21世纪的一个普通宅男,不知道怎么的,就穿越成了这个大清四阿哥身上。
  当时,周强穿越到胤禛身上(以后就以胤禛称呼主角),很快的拥有了他的记忆和武功,并且身体里面被注入了一些东西。
  首先是一篇名叫《黄帝心诀》的双修采补功法,这种功法是依靠男女交合,拥有此术者吸取对方元阴元阳增强内力而用,如果双方均会此功,那么交合之时互相采补,就可起到双修之用,但是如果只有一方会此术,那么采补另外一方,那一方就会元气大伤,几天下不了床,若是多了,那便会枯竭而亡。
  不过这里要说一点,如果女方是处女破身,那么采补之时男方不但能获得更好的助益,女方还不至于受到损伤。
  然后胤禛还得知了双修术之中提到了一种在和女人做爱的时候注入保护神光的方法,据说只要你在做爱的时候给女人注入这种保护神光,不但能长驻容颜,还能保护自己不戴绿帽子。如果胤禛给那些女人注入了神光,如果那些女人她们想背叛胤禛,给胤禛戴绿帽子,那她们就会觉得生不如死,如果有人想强 奸她们,那神光会自动帮她们杀死那个男人!
  另外,胤禛身体里还被注入了一道法力,接着脑子立即想起了一段话:“周强,你已经穿越到了康熙四十年,成为了皇四子胤禛,此时你的脑子里已经注入了一种双修功法,和一道法力,这道法力可以让你将自己的一丝思想注入你的父亲康熙的身体里,继而控制他,控制大清,但你要记住两点,第一,绝对不能做出伤害康熙性命的举动;第二,绝对不能命令康熙在他生命垂危之前立你为太子或者退位传位给你!不然法术会被破除!另外这个世界是《步步惊心》、《宫锁心玉》、《宫锁珠帘》、《后宫甄嬛传》和《红楼梦》五个世界的结合,你好自为之!”
  ……
  而此时,胤禛坐在床上,一声不吭,他不知道这是不是真的,不知道这是不是梦!
  如果是真的,那可真是太好了!《步步惊心》、《宫锁心玉》、《宫锁珠帘》、《后宫甄嬛传》和《红楼梦》,这五部部小说或者电视剧里的美女那可是如云啊!晴川、素言、若曦、若兰、怜儿、玉漱、林黛玉,薛宝钗……一想到这里,胤禛就不停地流口水。
  忽然,胤禛觉得眼前一黑,人就从自己房里那张温暖舒适的床上来到了一片泛着清新气息的柔软草地上 ——胤禛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景象:只见眼前花团锦簇,红花绿树,交相掩映。脚下踩着的是柔软的青草地,鼻中闻到的是醉人的清幽花香,耳中听到的是鸟儿轻快的鸣啼,这到底是一个怎样的洞天福地啊!?
  胤禛看着眼前突然出现的美景发了半天的呆,突然想到自己不是在床上的吗,怎么忽然跑到这儿来了?这是那里?究竟是梦是真?如果是梦,胤禛伸手掐了自己的胳膊一下,胳膊传来的痛感告诉她这不是梦。可这一切要是真,那这是怎么一回事?自己明明应该在床上睡觉的,怎么会到这里来?要怎样才能回去?
  正在胤禛想着怎样才能回到自己屋里的时候,眼前又是一黑,人已经回到了他房间的床上。这下,胤禛是真被吓了个不轻!他用被子把自己裹起来,身上不住发颤。过了一会,才咽了咽吐沫,又大着胆子在脑子里想着方才的地方,想着要回去看看。果然,晃眼间人又来到刚才的洞天福地。
  就这样,在自己床上与神秘仙境里足足转换了七次,胤禛才相信自己不但拥有了双修之术,还拥有了一个在现代网络小说里才会出现的东西——随身空间。
  胤禛不禁欢喜得无与伦比,当下定了定神,抬眼四下打量起这个空间。他见这空间的南面与、西面与北面都是望不到头的青草地,只有东面的不远处有一条用石子铺就的林间小路,在周围红花绿树的交相掩映下若隐若现。
  胤禛顺着那条林间小路走了大约几百米左右,眼前豁然开朗:只见左边又一条不知从哪里流过来的清泉,泉水清澈透明,而且隐隐散发着灵气。胤禛来到空间这么长的时间,又走了这些路,早已口渴。他紧走几步来到泉边,蹲下身掬起泉水喝了一口。这泉水清冽甘甜、沁凉醇厚,一股清凉直达心肺,让人立刻觉得干渴全消!
  他又连喝了几口泉水,才起身继续观看。只见这条清泉很长,弯弯延延的不知通向哪里。而在这清泉的右侧,在泉水的环绕下,则有一座占地面积颇大的院落。院内两旁种着不知名的花草树木,正散发出醉人的幽香,正中有一条青石小路直通正房。而在正房的窗外则植着一株木兰,很是漂亮。
  胤禛站在院外看着那木兰好一会儿,才缓缓的走进院内来到那木兰跟前。他伸出手去,想要摸一摸那株木兰。就在他的手刚触到木兰时,那株木兰突然泛出一道柔和的白光,顺着胤禛的手流入他的体内。随着这股白光进入自己的身体,胤禛就感觉关于整个空间的信息也一并传入自己的脑内。
  原来,这这个空间名叫血玉空间,是一位上古的修真者所留下的一件血玉配饰所幻化而成,在自己穿越的时候不知道怎么的就和自己融合在了一起。而且,胤禛从空间信息中得知这个血玉空间是可以由着主人的意念而随意支配的。也就是说,只要胤禛想要到空间的任何一个角落,只要念头一转就可以办到,丝毫不费吹灰之力。而他刚才喝的那泉水也不是普通的泉水,而是这空间特有的神泉。它不但有滋养万物以及酿酒、泡茶等功用,还可以强身健体、脱胎换骨、长保青春,解去天下百毒。
  这下,胤禛当真是欣喜若狂!本以为能够穿越成阿哥就已是上天垂怜了,没想到老天竟如此厚爱于他,送给他这么一份超级大礼!
  有了这个空间,他就可以帮助自己想帮助的人了,日后再也不怕别人的暗算了。
  胤禛紧接着又把院子的屋里院外看了一遍,他发现屋里不但书房、卧室、浴室、卫生间等应有尽有,而且还有一个地下储藏室。里面不但有金银珠宝等凡间俗物,还有不少凡间难寻的珍贵药材以及一些颇有灵气的玉石原料等物。 院子后面则有一大片土地,上面种着药材、粮食、蔬菜、水果等作物。
  正在他逛空间逛得不亦乐乎的时候,他突然觉得自己身上粘腻腻的有些难受,而且腹中疼痛如绞。他微一愣神,便反应过来是刚才自己喝的泉水起作用了。他顾不得多想,快步跑到屋里的卫生间,在里面呆了好长时间方才脸色苍白、脚步虚浮的走出来。
  这时,他身上原来白色的里衣已被身上的污垢浸成了紫黑色,手上、脸上也有一层厚厚的黑垢。他又转身来到浴室,见浴室里的浴池是用汉白玉雕成木兰的形状,里面盛着冒着热气的浴汤。胤禛看了看浴池里的水,又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放弃了进去泡一泡的想法。
  他抬眼一看,见浴室里不但有浴池,还有一个淋浴头。他连忙拧开淋浴头,把自己身上那已成紫黑色的里衣脱掉,冲起澡来。
  温热的水洒在身上,随着污垢被渐渐洗掉,他就觉得自己浑身的汗毛孔全部张开,身上的疲劳一扫而光。
  他洗了好一会儿才关掉淋浴头并把自己的身上擦干,看了看自己的身上,又想到自己到空间这么长时间还不知外面怎么样了呢?要是让人发现那就不得了了。想到这忙动念回到了自己的床上。他偷偷撩开床帐一看,见外面仍是如刚才一般。
  莫非,这空间与现实世界的时间是有差距的?胤禛想到。
  “爷!上朝的时间到了,您看……”忽然,门口传来了自己的心腹手下苏培盛的声音。
  胤禛回过神来,方才宫女进来给他更衣,他将之全部轰了出去,说想安静一下,没想到这么快就要上朝了。
  上朝是大事,不能不去,胤禛于是定了定神,叫道:“好了!小盛子,进来给爷更衣吧!”
  “嗻!”苏培盛答应了一声,接着门开了,苏培盛领着两个宫女走了进来,服侍胤禛洗漱整齐。
  胤禛看着这两个宫女,都是十八九岁年纪,相貌倒也不差,不过他此时专心想事情,无心去看美女。
  吃了早点之后,因为外面下着雪,所以胤禛拿着伞挡雪,便大踏步地去上朝去了。
  走在路上,胤禛觉得这个世界真的跟以前知道的清朝完全不同,此时的大清的阿哥,除了大阿哥、太子和三阿哥外,其余的都没有成婚,也没有开府建衙和爵位,都是住在阿哥所,不过生理需求要倒是能够解决,因为每个院子里都有几个美貌的宫女供其发泄。
  不过这个以前的胤禛倒不是个简单的人物,他早已对皇位有了觊觎之心,手下笼络了一批江湖人士,取名为“血滴子”,康熙身边的大太监李德全也是他的眼线,朝中也有一部分大臣表示支持他,可谓不简单。
  不过此时这些都是现在的胤禛的了,所以胤禛也不管这么多,大踏步地走着。
  “四哥!”胤禛正走着。忽然,背后传来了三个声音。
  胤禛转过头一看,只见背后三个身穿官服的人走了过来,其中领头一人二十岁左右年级,相貌俊雅,是个十足的美男子,但是眉目之间却充满了一股桀骜不驯之气。
  另外二人都是十八九岁左右,其中一人长得也挺帅的,不过眉目之间却似乎有一股子阴鸷之样,让人望之生寒;另一人相貌粗豪,狮口方鼻,看起来就像是个有勇无谋的人。
  胤禛看着这三个人,知道是谁,当下打招呼道:“八弟,九弟,十弟,早啊!”这三人正是八阿哥胤禩、九阿哥胤禟和十阿哥胤誐。
  八阿哥走上前,微笑道:“四哥也早啊!今日四哥看起来气色不错啊!”
  胤禛此时从记忆中得知,这个八阿哥和前世的历史里的八阿哥不大一样,虽然聪明,但是没有野心,平时在宫里和九阿哥、十阿哥横行霸道,被称之为皇宫三霸,对于皇位并无觊觎,所以胤禛平时对他们的防备不大。
  此时见他这么说,胤禛也笑道:“不敢,没想到这么巧,今天我们兄弟四个竟然在上朝的时候碰到一起了,不如同行吧!”
  八阿哥笑道:“我也正有此意!”九阿哥笑道:“是啊!如今十三弟去了江南视察河工,四哥身边没人了,还是我们兄弟一起走吧!”
  胤禛听这老九言语之中暗含讽刺,心中冷笑一声,说道:“九弟此言说笑了,十三弟虽然不在我的身边,但是我们兄弟一条心,就算远隔千里,也能够互相扶持,这是某些人不能比的!”言下之意是你老九更比不了。
  九阿哥大怒,但他涵养甚好,此时并不发怒,只是冷笑一声,待要反辱相机,八阿哥拉了他一下,说道:“好了好了!上朝要迟到了,咱们快走吧!”
  胤禛点了点头,转身大踏步往前走去。八阿哥看了九阿哥一眼,随后跟上。
  十阿哥推了九阿哥一下,九阿哥不忿地往前走去。
  转眼间来到了金銮殿前,那里已经聚集了不少官员,一见胤禛四人,都赶忙行礼。
  “四弟,八弟,九弟,十弟,你们来了?”就在这时,一个声音传了过来。
  胤禛四人转过头一看,只见二十八九岁来岁、一个身穿黄色蟒服的英俊男子笑呵呵地走了过来。
  胤禛一看这人,心中便想笑,此人乃是太子胤礽,和宫锁心玉里一样,乃是一个十足的呆瓜,平时没做过多少实事,错倒是犯了不少,时常被其他阿哥背地里戏弄。
  八阿哥三人一见这傻瓜来了,都是心中好笑,此时也不行礼,只是毫无敬意地叫了一声“太子”。
  胤禛心中暗自好笑,心道还是见个礼好,当下抱拳道:“参见太子爷!”
  第002章 上朝
  太子是个典型的二百五,一见胤禛如此,立刻呵呵一笑,说道:“哎呀,四弟,你不必这么客气,自家兄弟嘛!”说着,拉起胤禛的手,边走边笑道:“四弟啊!最近多亏你帮衬,皇阿玛没怎么骂我了!你可真是我的福星啊!”
  胤禛对这白痴颇为无语,但嘴上还是依然笑呵呵地和他说话。
  二人朝金銮大殿走去。待到大殿门口,忽的,胤禛看到三人,眼睛一亮,接着挣脱太子,笑道:“太子爷,臣弟有些事情,你先进殿去吧!”
  太子一愣,继而笑道:“好!我先进去了!”说着,大踏步地走了进去。
  胤禛转过身,朝那三人走去。
  来到三人身边,胤禛笑道:“二位贾大人,可真是早啊!”
  这三人乃是宁国府的贾珍、荣国府的贾赦和贾政,宁荣二公皆是满清入关之时的汉人投降分子,俗称汉奸,被满清封为公爵。此时传到贾政他们已经是第三代,家中也不负当年强盛,但是贾政长女元春如今为康熙的元嫔,并且其姻亲王家的王子腾如今担任京城骁骑营都统,所以在朝中依然有些势力此时贾珍袭宁国公爵位,贾赦袭荣国公爵位,贾政官拜工部员外郎,虽然官位不错,但是和胤禛却是差的太远,胤禛平时也不大搭理他们,可没想到今天胤禛居然会主动跟他们说话,这倒让他们受宠若惊,贾政三人赶忙躬身行礼。
  胤禛知道这些人是红楼梦的人物,此时正好问问他们林妹妹如何了。当下胤禛笑着问贾政道:“贾大人,爷问你件事儿!”
  贾政赶忙说道:“四爷请讲,奴才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实!”
  胤禛嘿嘿一笑,单刀直入,说道:“贾大人,我想问问你,你可有个侄女儿叫林黛玉的?她如今如何了?”
  此言一出,贾氏三人都吃了一惊,贾政更是惊讶,心道这四阿哥是如何知道自己有个侄女儿叫林黛玉的?
  不过,当下贾政不敢隐瞒,赶忙道:“回四爷话,奴才确有个侄女儿姓林,闺名黛玉,如今年方七岁,一月之前其母,也就是奴才之妹在扬州病逝,黛玉之父林公如海便送黛玉入京,暂住我家,想来现今正在到来的路上。”
  胤禛一听,大喜过望,心道原来林妹妹还没有住进贾府,也没遇到贾宝玉那个家伙,这可太好了!
  当下,胤禛道:“那贾大人,就请麻烦你,待到林小姑娘到来之后,请你务必通知本阿哥,本阿哥想见见她!”
  “是是是!”贾政三人赶忙点头应是。
  胤禛点了点头,忽又想起,问道:“贾大人,本阿哥听说你还有个儿子叫宝玉,生的是玉面粉雕,但却时常说些胡话,说什么‘男儿是泥做的,女儿家是水做的,我见了女儿,我便清爽;见了男子,便觉浊臭逼人’,如此顽劣好色,岂是人为?”
  贾政三人见胤禛发火,不禁吓得一哆嗦,贾政赶忙说道:“四爷赎罪!奴……奴才回去一定好好管教这逆子!还望四阿哥赎罪!”此言一出,贾宝玉要被痛地一顿的命运是逃不了了。
  “好好管管你儿子啊!别再说这种胡话了!”胤禛说着,转身便走,只留下贾家三人在此默默无语。
  金銮殿中。
  文武百官都已经全部站立整齐,接着就只听到——“皇上驾到!”李德全走上前来,尖细地嗓子大叫道。
  众大臣赶忙跪下,一身龙袍、有些发福的康熙从后面走上来,坐上龙椅,挥手道:“众卿家平身!”
  “谢皇上!”众大臣赶忙起身。
  “有事启奏,无事退朝!”李德全尖声叫道。
  接着,众大臣就开始上奏说事。胤禛看着康熙,忽的想起是不是可以把自己的思想注入康熙的身体里呢?
  当下,胤禛便在心中默想着把思想注入康熙的体内,很快的,胤禛的脑子里便出现了一种玄妙妙的感觉。接着,他就登时感应到了康熙的记忆。
  此时的康熙,心中所想的却是索额图的问题,索额图为太子的叔公,此时在朝中广结党羽,势力很大,康熙正在想着要不要除掉他。
  接着,胤禛默想着恢复自己的记忆,康熙的记忆登时消失,胤禛又想连接康熙的记忆。果然,康熙的记忆很快就有出现在自己的脑海里。
  这下胤禛是大喜,当下连接了康熙的记忆,在脑海里给他下了一道命令。
  康熙此时的脑子已经是有些混乱了,这时脑海中涌现出一道记忆,下意识地就说道:“各位卿家,朕有一事要说。”
  众大臣一愣,正在上奏折的赶忙闭嘴,听皇帝说话。
  只听康熙说道:“老四,你上前来!”胤禛一听,心中想到果然有效,于是走上前来,抱拳道:“儿臣在!”
  康熙此时的思想完全被胤禛控制,只听他说道:“如今你已经二 十 三岁,早已过了及冠之年,却至今没有爵位和开府建衙,实属不妥,如今朕便封你为雍亲王,赐赏府邸,并执掌吏部!”
  众人听了,均是一惊,心道皇上居然这么器重四阿哥,不但立刻封王,而且还让他执掌吏部这个油水最多的地方?
  “谢皇阿玛!儿臣一定竭尽所能,为皇阿玛分忧!”胤禛跪下说道。
  “好!你有这份心就好!”康熙笑道,不过眼中神色却极为黯淡。
  “启奏皇上!”上书房大臣隆科多站出来说道,“按我大清祖制,阿哥开府建衙之后,自当指配婚事,如今四阿哥还未成婚,还请皇上下旨赐婚!”
  胤禛一听,赶忙给康熙传输该怎么说。
  只听康熙呵呵一笑,说道:“此事容易,不是刚好就要选秀了吗?到时候选好了,再找一才貌家世皆是良好的女子配给老四也就是了!”
  “皇上圣明!”隆科多退了回去。
  胤禛又给康熙传输了一道指令,康熙于是眼睛一瞪,道:“胤礽,你出来!”
  太子一惊,赶忙出来,有些颤抖着说道:“皇……皇阿玛,儿臣在!”
  “最近你都读了哪些书?做了哪些功课?”康熙冷冷地说道。
  “啊……那个……那个儿臣……儿臣读了……读了四书五经,还有……还有资治通鉴……还有……还有……”太子结结巴巴地说道。
  “还有《金瓶梅》、《玉蒲团》对吧!”康熙冷笑道。
  “对啊!皇阿玛你怎么……啊!不不不!”太子一惊,赶忙拼命摆手,“儿臣没有……儿臣只是……只是看了……不……没看……这……我……”
  一旁的索额图看着太子这幅德行,不禁心中一阵无语,心道这样的一个草包,真的是自己那个聪明侄女儿生的?
  胤禛暗自好笑,他从记忆中得知,最近太子经常在自己面前夸耀《金瓶梅》、《玉蒲团》写的刺激,当真是个草包。
  “哼!大胆胤礽!不多看圣人之书,却读这种污秽下贱的歪书,当真是淫邪之极,现在罚你前去乾清宫抄写论语五十遍!不写完不许回府!退潮!”康熙说着,气呼呼地走了。
  “退朝!”李德全尖声叫了一声,太子一脸苦逼相,八阿哥三人暗自好笑,胤禛的思绪,则已经开始想着今年将要开始的选秀,也就是变相选美的的事情了。
  第003章 德妃和温宪
  清代的后宫,上至皇后,下到宫女,都是从旗人女子中挑选出来的。
  清太祖努尔哈赤在统一女真的过程中,创立了八旗制度,清入主中原后,旗人又有八旗和内务府包衣三旗的区别。八旗包括满洲八旗、蒙古八旗和汉军八旗,共二十四旗,这是清政权赖以统治的主要支柱;内务府包衣三旗则是清皇室的奴隶,二者的政治地位不同。所以,尽管清初将八旗和包衣三旗的女子都称为秀女,但挑选的方法和她们在宫中的地位也有所不同。八旗秀女,每三年挑选一次,由户部主持,可备皇后妃嫔之选,或者赐婚近支(即三代以内、血缘关系比较密切的)宗室;包衣三旗秀女,每年挑选一次,由内务府主持,其中虽然也有一些人最终被逐渐升为妃嫔,但承担后宫杂役的,都是内务府包衣之女。
  凡届挑选秀女之期,由户部行文各旗都统,将应阅女子年岁等,由参领、佐领、骁骑校、领催及族长,逐一具结呈报都统,然后汇咨户部,户部上奏皇帝,皇帝批准何日选看秀女后,户部马上再行文各旗都统,各旗造具秀女清册。由参领、佐领、骁骑校、领催、族长及本人父母或亲伯叔父母兄弟之妻,亲自带秀女送至紫禁城的神武门,依次排列,由户部交内监引阅。这算是第一次挑选。凡经太监挑选被记名的,须再行选阅。这是第二次挑选,凡不记名者,听本家自行聘嫁。如各旗官员女子,因有事故,不及与选者,下次补送选阅。未经阅看之女子及记名之女子,私相嫁聘者,自都统、参领、佐领及本人父母族长,都要分别议处。被选秀女必须是1 3 岁至1 7 岁的未婚女子。
  而胤禛穿越过来的这一年,刚好就要过年了,明年春天正好就要选秀女了,读到这段记忆时,胤禛着实高兴了一下,因为可以见到清朝的选美活动了,真好啊!
  此时,下朝之后,众官员都纷纷前来恭喜胤禛获得高位,很多人均想这四阿哥平时做事低调,没想到皇上今天这么看重他,看来日后可要好好巴结了。
  此时胤禛正在应付着各位大臣的吹捧。不远处,九阿哥看着这一切,心中大是不瞒,骂了一句:“有什么了不起的!不就是封了个王吗?”十阿哥也是一脸不忿:“是啊!老四那混账现在是得意了,我看他小心树大招风啊!”
  八阿哥倒是一脸不在乎,说道:“行了,老九老十,四哥封王就封王吧,不管咱们的事,我们回阿哥所喝茶去!”
  “喝什么茶啊!”九阿哥一拍胸脯,叫道,“我们干脆去梦仙居吧!听说那里最近来了几个身材窈窕的美女。八哥,今天我做东,咱们去玩玩儿如何?”
  “不去!我大清八阿哥岂能去那种地方?!你们俩啊,自个儿玩儿去吧!”八阿哥说着,转身就走。
  “喂!八哥等等啊!”“八哥!那里的姑娘真的很漂亮的!”
  ……
  胤禛应付完所有的官员之后,便回到阿哥所换下了身上的官服,换上便服。
  刚将衣服换好,永和宫的太监就来报,说德妃娘娘唤他。胤禛一听,赶忙前去。
  永和宫内住着的是康熙的德妃娘娘乌雅氏,也是胤禛的亲生母亲,不过这么些年来,胤禛和德妃之间的母女关系一直不冷不热,以前的胤禛很是不解,但是此时的胤禛却颇有些明白。
  来到永和宫内,胤禛走进去,只见两个宫装女子正在里面说笑。
  其中一名女子看起来三十来岁年纪,乍看似乎不是长得太美,这或者是因为她的轮廓予人有点阳刚的味道,可是皮肤雪白里透出健康的粉红色,气质高贵典雅,腿长腰细,身材高佻,明眸皓齿,眉目之间充满着一股慈祥之意,正是胤禛的生母德妃娘娘另一女子十八九岁年纪,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有如点漆,相貌和德妃有七分相似,洁白的肌肤水嫩无比,脸上一两处微小的雀斑并不显眼,丝毫不影响她的貌美,所谓瑕不掩瑜正是如此。一头乌黑的长发被旗头簪个发髻,显得清丽温婉。她乃是胤禛的同父同母的妹妹、德妃的亲生女儿、康熙的九格格,和硕温宪公主——爱新觉罗。新颜。
  旁边还站着一个美貌宫女,却是德妃的贴身女官翡翠。她一见胤禛,立刻行礼请安。
  胤禛没想到在这里见到新颜,不禁心中一惊赶忙走上前,躬身行礼道:“儿臣参见额娘!”
  “四哥哥!”新颜一把笑着拉住胤禛,说道,“人家可好久没见到你了!”
  “是啊妹妹,你又漂亮了不少啊!看起来咱们爱新觉罗家的女儿果然都是世间最优良的!”胤禛笑道。
  “讨厌啦四哥哥!”新颜笑道。
  “老四你来了?”德妃笑了笑,“快坐下吧!翡翠,还不给老四上茶?”“嗻!”翡翠答应了一声,赶忙下去准备。
  胤禛笑着坐下,说道:“温宪,今天怎么有空进宫来看额娘啊?”
  新颜调皮地一笑,说道:“人家想额娘了嘛!而且还想家了啊!并且……还想念我亲爱的四哥哥啊!”
  “呵呵!温宪的嘴巴就是甜!”胤禛笑道。
  德妃拿起桌上一粒花生,将它拨开,取出花生米,递给胤禛,说道:“老四啊!吃点儿花生吧!”
  “谢额娘!”胤禛接过花生,放进嘴里,咀嚼道:“果然还是额娘亲手给儿子剥的花生最香。”
  “你既然喜欢,那以后就天天来额娘这儿,额娘给你剥!”德妃笑道。
  胤禛一愣,心道这德妃今天这么热情,看来不会有什么好事儿。
  果然,只听德妃续道:“老四啊,听说今天皇上册封你为雍亲王,并且让你执掌吏部,对吗?”
  胤禛一听,心中明白,原来是德妃今日听说了朝堂之事,特来找自己问话来着。
  新颜一听,不禁欢喜地叫道:“四哥哥,你被封王了?真是太好了!”
  德妃向新颜挥了挥手,示意她不要说话,接着看向胤禛。
  胤禛微微一笑,说道:“额娘消息真是灵通。不错,儿臣今日确实受封,并且执掌吏部。”
  “哦!”德妃脸上神色微微一变,但随即便恢复笑容,淡淡地说道,“老四啊!看来你皇阿玛对你很是器重啊!”
  “不敢!”胤禛笑道,“儿臣只是想做好分内之事,皇阿玛既然信任儿臣,儿臣自然会用心处理政事,好好地报效大清!”
  “哦!就没有什么别的想法吗?”德妃的眼睛深邃地看着胤禛。
  “额娘,儿臣是您的儿子,儿臣有什么想法,难道做母亲的您不知道?”胤禛眯着眼睛看着德妃,依然是微笑着说道。
  第004章 温宪的丈夫是“兔子”
  “你……”德妃听了这话,脸色登时一变。
  新颜一见气氛有些不对,当下赶忙劝道:“额娘,四哥哥,今日一家人好不容易聚在一起,就不要说这些公事了吧?大家聊聊家常就行了!”
  胤禛听了,点了点头,说道:“不错,额娘,咱们聊聊家常,可惜十四弟在军中历练未归,否则我们倒是可以一家团聚啊!”
  德妃涵养甚好,此时也觉得自己有些失态,赶忙笑道:“对啊!可惜老十四没回来!老四,你马上就要搬出宫了,日后咱们娘儿俩见面的日子就不多了,今日便不要走了,在额娘这里用过午膳再回去吧!”
  “谢额娘!”胤禛微笑道,接着看着德妃,只见他虽然已将近四十岁了,可是望之却如同三十出头,风韵犹存,胤禛不禁心想若是能将这样的美妇人压在身下玩弄,那将会是何等舒爽啊!
  当下,胤禛又问道:“对了,温宪,舜安颜对你还好吗?”新颜在一年前十八岁的时候,被康熙许给了佟氏家族的舜安颜,也就是孝懿仁皇后的亲侄子。康熙的不少的女儿都是远嫁蒙古,而新颜能够嫁给京城的贵族,可见康熙对其的关爱新颜一愣,继而神色微微一变,接着强笑道:“好啊!当然好!我在家他主外,我主内,侍妾们也都尊敬我,我没什么不好!”
  德妃一听,笑着伸出手握住新颜的小手,说道:“过得好就好,咱们女人啊,最主要的就是要能把握住自己的男人,并且要懂得宽容,只要在家里能做到恩威并施,那便无碍了!”
  “知道了额娘!”新颜甜甜一笑,但是眉目之间却透露出隐隐的黯然。
  胤禛见了,心中一惊,心道看来新颜在夫家过得并不太好,不然脸上不会有这种表情,不过既然自己都能看出来,德妃这个在宫里几十年的老狐狸精又岂会看不出来?可为什么她不出面询问呢?
  不过一刹那间,胤禛便想到了原因,俗话说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新颜已经嫁人,那就是别人的人了,新颜既然不说,那德妃也不好意思管。并且那舜安颜也不是好惹的,他是孝懿仁皇后和如今宫内掌管六宫的佟佳贵妃的亲侄子,朝中更有隆科多这样的叔叔撑腰,轻易得罪不得,德妃一向都是讲究无为,起码表面上是这样,绝不会为了一个嫁出去的女儿得罪佟氏家族,所以此时才不管。
  不过德妃不管,并不代表胤禛不管,虽然胤禛今日还是第一次见新颜,但是新颜的美丽容貌让她心生了极大的好感,于是决定如果她有什么委屈,一定要尽力为她做主。
  当下,胤禛三人又闲聊了一会儿,德妃说有些乏了,想休息一下,让胤禛用午膳的时候再来叫她。
  胤禛和新颜答应了一声,当下退了出去。
  来到外面,胤禛一把拉着新颜来到偏殿,进去将门关好,劈头就问:“温宪,你告诉我,你在舜安颜那儿究竟过得如何?真的过的好吗?!”
  新颜吃了一惊,她没想到平时冷冰冰的、以前对自己并不怎么搭理的四哥哥居然会这样急切地问她,她心中不禁一甜,嘴上却强笑道:“四哥哥,我……我不是说了吗?我在额驸那里过得很好……”
  “好了温宪!”胤禛打断她的话道,“你四哥哥我对察言观色还是很有一套的,你上下牙齿轻咬,眉目黯淡,这分明便是心中有委屈,今日这里没人,你且说给我听听!”
  新颜咬咬牙,不肯发一言。
  胤禛一见,试探性地问道:“是不是舜安颜那小子宠爱小妾,把你冷落了?”
  新颜摇了摇头。
  “那是不是因为他太宠你,所以其他的侍妾联合起来给你好看?”胤禛又说道,但随即也觉得不可能,新颜乃是康熙的和硕公主,那帮小妾便是借他们十个胆子也绝对不敢为难新颜。
  果然,新颜又摇了摇头。
  “那究竟是什么样啊!九妹你倒是说啊!说出来四哥哥为你做主!”
  新颜眼睛一红,低下头,流着泪说道:“四哥哥,额……额驸他……他是兔子……”
  “啊?什么?!”胤禛一愣,然后大吃一惊,接着便是大怒。
  所谓兔子,在后世也叫玻璃,或者断背山,这年月男风盛行,有些个富贵人家养了些眉清目秀地男童,专玩走旱路的勾当,不过都是些污溃之事,算是不公开的秘密,大家伙心照不宣了吧,胤禛以前没这方面嗜好,所以也只是知道那么一点点,可现在听说自己的亲妹妹(虽然才第一次见面)居然嫁给一个同性恋,这不能不让胤禛生气。
  新颜此时既然已经说了,那就索性说到底。只听她哭着说道:“额驸……额驸是兔子,他……他和我除了洞房之夜有那么……那么一次外,其余的时间,就算我……就算我……我身无寸缕在他面前,想要……想要服侍他……他也连看都不看我一眼,平常好几个晚上,都……都和他的几个娈童在偏房里行那污秽之事,我……我在房间内听着那声音,真的……真的……可是……可是他家势力大……我不想让额娘……额娘和贵妃娘娘闹翻……所以……所以……”说着,新颜一把坐倒在地,低声抽泣。
  胤禛看着这个小美妇人坐在地上痛苦的表情,当真是楚楚动人,惹人怜爱,当下心中大痛,蹲下身扶住她的肩膀,柔声道:“温宪,好妹妹,不要哭了,要不你跟那个混蛋兔子离婚吧!咱不跟他过了!”
  “离婚?不不!”新颜猛地摆手,叫道,“四哥哥,女子要是被休回家,那可是莫大的耻辱,要被人在背后说三道四的,妹妹……妹妹可不想被人戳脊梁骨!”
  胤禛一听,想想也是,这个时代男尊女卑,女人不管你地位再高,你终究只是供男人交易的筹码,要是被自己的男人休掉,那可是绝对的耻辱。
  不过胤禛也不能看着自己的这个美丽妹妹受那样的委屈,胤禛记得以前自己看清史的时候,好像温宪格格在康熙四十一年,也就是明年就死了,看来多半是给那个兔子气死的,自己既然来了,就一定要改变这个悲剧!
  当下,胤禛轻轻扶住新颜,说道:“新颜,你不用担心。你想,如果是皇阿玛下旨,让你休了舜安颜,那又如何?”
  “啊?什么?!”新颜惊呆了,女人休男人?这不反了天了吗?从古至今也没听说过啊!
  “四哥哥,这怎么可能啊?!”新颜惊讶道。
  “这你不用担心”胤禛说道,“总之你放心,温宪,四哥哥一定会让你脱离苦海的!离开那个该死的兔子的!”
  “可是……”
  “没有什么可是不可是的!”胤禛打断她道,“难道温宪你想就这样独守空房,和那个兔子过一辈子?!”
  “……我……我自是不愿意的……可是……”
  新颜弱弱地说道,神色充满了可怜兮兮之意,胤禛看着不禁心中颤动,摸了摸她的秀发,说道:“你放心吧温宪,不出三天,我保证你脱离苦海,你要相信四哥哥的本事!”
  新颜看着此时充满信心的胤禛,心中登时涌起一股信任,觉得只要有四哥哥在,自己什么都不怕!
  第005章 来到贾府
  胤禛在永和宫用过午膳之后,又劝说了一下温宪,便告辞出来。
  本来他是想直接去找康熙,让他下旨要让温宪休掉舜安颜,但是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妥,心想还是明日早朝让康熙对着文武百官宣布此事,那才是好!
  胤禛想着想着,走到了御花园内。
  御花园位于紫禁城中轴线上,坤宁宫后方,明代称为“宫后苑”,清代称御花园。始建于明永乐十八年,以后曾有增修,现仍保留初建时的基本格局。全园南北纵80米,东西宽140米,占地面积12000平方米。园内主体建筑钦安殿为重檐盝顶式,座落于紫禁城的南北中轴线上,以其为中心,向前方及两侧铺展亭台楼阁。园内青翠的松、柏、竹间点缀着山石,形成四季长青的园林景观。
  此时的御花园要比后世的故宫还要美丽清雅的多,虽然此时因为是冬天,天下大雪,院内花草树木均已凋谢,飞禽走兽也都已经各自藏好,但胤禛依然看得甚是舒爽。
  忽然,迎面走过来一队人,胤禛不自禁地瞄了一眼,登时愣住了。
  只见头前一女子约莫十八九岁年纪,肌肤丰润,凝脂般粉腮,恰如新荔。一双杏眼,柳叶修眉,顾盼神飞。红色丽宫装,腰间环佩一块翠绿玉佩。云堆旗髻,更显动人美丽。纤腰楚楚,随锦衣而动,恰如风回雪舞,尽显婀娜之气,令人心驰神荡。
  胤禛看着眼前这个美丽女人,心想没想到宫里居然还有这样的美人儿,看她打扮应该是妃子,可这是哪位娘娘啊?
  当下,胤禛微笑着走上前去,那队人一见胤禛都是一惊,那些宫女赶忙请安行礼,叫着“四王爷吉祥。”(胤禛封王的消息后宫都已经知道了)。
  那美丽女人一听这是四阿哥,不禁一惊,走上前,微笑道:“原来是四王爷,没想到却是在这里遇到你!本宫这厢有礼了!”
  “不敢,不知您是哪位娘娘?怎么本王以前从未见过?”胤禛微笑道,上下打量这个妃子,只见她确实是一个不可多得的美人儿,是自己到了这个时代后见过的最漂亮的女人了,新颜和德妃比之她都颇有不如,她身上充满了汉人女子的娇柔之气,但却隐隐又有一股摄人的母气,十分诱人。
  那美女笑道:“不瞒四王爷,本宫乃是皇上新纳的元嫔,如今才册封两月有余,平时本宫也不爱在宫里走动,四王爷没见过本宫也属正常!”
  胤禛一惊,他从记忆里得知,康熙两个月前确实册封了一位女子为元嫔,而那个女子,就是贾政的亲生女儿——荣国府的大小姐贾元春。
  胤禛当下便知道,眼前这个美女,应该就是红楼梦中的那个贤德妃、贾府最大的靠山贾元春了,看起来果然是个大美女啊!胤禛不禁心中一阵心动。
  当下,胤禛笑道:“原来是元嫔娘娘,倒让本王失礼了。”
  “不敢,四王爷太客气了,本宫刚刚得蒙圣宠,不敢自傲,日后在宫里可能还要多仰仗王爷相助才是!”贾元春微微笑道。
  “自当如此!好了,元嫔娘娘,本王还有要事,就先行告辞了!”胤禛笑道。
  “王爷请便!”贾元春笑道。
  胤禛离开了贾元春,心中琢磨着,看来得要把这个红楼梦里的贵妃娘娘弄到手才行。
  当下,胤禛连接了康熙的思想,给他下了一道指令:今晚翻贾元春的绿头牌!允许她在乾清宫侍寝。
  接着,胤禛淫笑一声,心想今日穿越第一天就遇到了贾元春,并且今晚还可以……不如前去贾府一趟,看看那里的美女究竟如何。
  回到阿哥所,苏培盛迎上前来,方才胤禛回来换衣的时候苏培盛还不知道胤禛已经封王了,此时知道了,赶忙上来恭喜。
  苏培盛说了几句奉承话,胤禛笑道:“好了小盛子,想来宅子这两天就赐下来了,关于搬家的活儿准备好了吗?”
  苏培盛恭敬地说道:“回王爷的话,奴才已经安排好了人,如今一应已经准备齐全,宅子一赐下来,不用一天便能料理好!”
  “呵呵!好,你小盛子办事本王还是放心的。赶紧去准备马车,本王要出去!”胤禛笑道。
  “啊?王爷,要去哪儿啊?”苏培盛一愣,问道。
  “去宁荣二府!赶快去准备吧!”胤禛说道。
  “哦,嗻!奴才这就去办!”苏培盛转身就走,心中暗自纳闷儿,心道这宁荣二府如今听说在朝中势力也不大了,主子干嘛去他们家?不过苏培盛在公众这么多年,心知主子的事情千万不能打听,当下也就赶紧去准备马车了。
  ※※※
  宁荣二府位于京城最繁华的街市,两宅院相连,中间隔着一条街,两府大门相对而立,东街为宁国府,西街为荣国府,中间那街属于两府的私街,普通百姓皆是不能走动的。
  此时的北京被茫茫大雪覆盖了,胤禛前世在北京没少见到雪,也没觉得多稀奇,只是此时看到古代的北京城被大雪覆盖,终有些思古的情愫。
  的马车驶进宁荣二府的街中,只见街道宽大,但极其冷清,胤禛不禁摇头叹息。
  行至街中,登时便有数名仆役上前拦住马车,喝道:“你们是什么?敢将马车驶到这里来?还不快快退去!”
  苏培盛大怒,喝道:“大胆,此乃雍亲王爷的车驾,特来你们大人家做客,尔等居然也敢阻拦?!”
  几个仆役一听是雍亲王的车架,登时吓得魂飞魄散,赶忙跪下拼命磕头,叫道:“小的该死!小的该死……”
  “还不快去通报你们家主子,出来迎接王爷!”苏培盛大喝道。
  那几人赶忙爬起来,飞也似地跑了回去。
  车子行到了宁荣二府门口,胤禛下车,只见街北蹲着两个大石狮子,三间兽头大门,门前列坐着十来个华冠丽服之人。正门却不开,只有东西两角门有人出入。正门之上,有一匾,匾上大书“敕造宁国府”五个大字。
  接着,就只见宁国府大门而开,得到禀报的贾珍带着人从里面快步奔了出来,接着不远处贾赦、贾政二人也快步奔了过来。
  胤禛下了车,贾政等人一脸惊慌,显然没想到胤禛这个时候到来,赶忙行礼道:“奴才参见王爷!王爷千岁!”
  胤禛微笑着挥挥手,说道:“各位不必多礼!”
  “谢王爷!”贾政三人直起身,听后胤禛说话。
  胤禛淡淡一笑,说道:“今日本王前来,实属微服做客,政老三人不必惧怕,可引我入府一看?”
  贾赦赶忙道:“当然当然!四王爷快快请进,只不知四王爷是进宁府还是荣府?”
  “荣府吧!”胤禛笑道。
  “好好好!王爷快请!王爷快请!”贾政三人赶忙叫道。
  胤禛在几人的簇拥下又往西行,不多远,照样也是三间大门,方是荣国府了。胤禛走在前面,贾政等人是主人反而跟在后面,看起来颇为不自然。
  ※※※
  未完待续
????????字数30234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