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国产偷拍综合亚洲在线-在线点播人妻偷拍欧美-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淫皇艳後宫】【完】

第一回 窗内偷淫红杏花,淫枪无敌射贞妇「啊……啊……」白而浑圆的屁股,高高翘起来,无法自抑的颤抖着。呻吟声从妇人起伏的胸脯中,传到嘴边吐出,混着压抑和压抑不住的冲击。那场景是如此的香艳。
  今年二十有六的她绝不是一个淫荡的人,从小守身如玉到新婚之夜的那次刺痛,再到至今嫁人尽十年都未尝尝过鱼水之乐,只是一直在为丈夫尽着妇道,低目垂眉,生儿育女,传宗接代。
  从不敢让自己在那羞赧的过程中,睁此眼睛,出声响动,甚至去感到有丝毫的快乐,那是为一个良家女子所不容的。
  虽然她玉腿修长,屁股浑圆,酥胸如玉,却都掩埋在一身端庄深藏在深阁之中,从未有过丝毫的显露。
  可今天的她却变成了另外一人,两条玉腿疯狂的扭动着,面色红潮,呼吸紧促,一只手撑在床上,另一只手用力抓握着自己的奶子,屁股高高翘起。
  那是她过去死也不敢想象自己会做出的如此淫乱和羞辱的姿势。再往下面,下身的那块女子最妙处疯狂的迎合着那让她变成如此美妙的丑态的宝物,她身后的那个男人的宝物。
  那个完全征服了贞洁的她的男人,挺着粗大坚硬的宝物,在她的妙处猛烈的抽插肆虐,却又精巧的撩拨着她的色欲,让她欲仙欲死,又欲罢不能。
  他时深时潜,时快时慢,狂风暴雨直捣黄龙让她发疯的叫喊后,恨不得马上泻出身子,又忽然浅浅的抽出,让她欲罢不能。
  待心绪稍宁,好不容易克制住了一点点那疯狂想要的情欲,略略恢复一点羞耻心的时候,却又是一阵迅猛的抽插,把她再推向情欲的顶峰,在几乎登顶的瞬间,却再回转金枪,让她又恼又羞。
  又不时凑过身来,在她耳边吹出一阵热气,让她已经绷的要断的神经一下子崩溃,她想要躲避却避无可避,拼命迎合却还嫌不够。
  一片空白的脑海,只剩下微张的小嘴喘息的喃喃:「我要……我要……」「你要什么啊?」那勾人魂魄的声音在她身后传来,同时下面又加重的狠狠顶了几下。
  即使生长得如何贞洁如何非礼勿视,她此刻也心知肚明,他是要她说出那令她欲仙欲死的宝物的名字。
  那宝物确是厉害,比自己丈夫的几乎要粗大一倍,更是坚挺如铁棒一般,在她的身体里抽插销魂了几乎半个时辰却未见任何疲态,他一阵接着一阵的撩拨着她,自己却是轻松自若,看不出一点在强忍精门。想那擎天巨柱的功力,也许还未用出一二分。
  想到这里,她是又喜又怕。听到他要她叫那宝物的名字,她脸直羞的通红,咬紧嘴唇作最后无谓的抵抗,毕竟那么多年贞洁胆小的她,是无论如何都无法把那个淫物叫得出口的。
  看她不语,那男子只是轻笑,下身一阵用力,她就酥软的无法抵挡,连声求饶。
  「求求你……放过奴家……奴家真的叫不出口……」那男子不语,只是加重了动作,让她求饶声都断续的无法说完,从开始的连声「不要」变成后来不住的呢喃,「奴家说……奴家说……」男子放缓了动作,凑近她的小嘴,听她用几乎听不到的小声,无比羞赧的说着:「奴家要……要……要亲哥哥的……哥哥的……宝贝。」听到「宝贝」二字,男子看着身下这贞妇,想到她平日端庄文雅的样子,只觉得无法言喻的兴奋,于是又开始了抽插,却不那么迅猛,而是速缓相间,深浅相宜,让她说不出的舒爽。
  她本以为已经满足了他的耳朵,似乎回想到自己刚才的淫语,绯红直接羞到了耳根,闭上眼睛不敢睁开,想告诉自己刚才那只是并未发生过的噩梦。没成想他又凑到她耳边,说出一句让她发疯的话。
  「哥哥的宝贝,是什么东西啊?」还要再说!
  这让她惊恐万状,拼命扭动身体似乎想要逃避,却被他上下几次撩拨弄的不生不死,只好屈辱的顺从,搜肠刮肚,想起几年前偷偷看到的丈夫的闲书里看的心里扑通扑通的情景,一咬牙一狠心,从嘴角挤出两个字——「阳物」。说完双眼紧闭,身体扭的更加蜿蜒,羞得一塌糊涂。
  没成想,他却依旧不依不饶,虽然从下身的动作已经明显的感觉到他愈发的兴奋,但却继续追着说:「阳物是什么意思啊?哥哥我读书少,听不懂啊。」这话好似晴天霹雳,那贞妇哪里遇过这等场面,浑身霎时滚烫通红,作出一副誓死不从的架势。
  他却不仅在下面作功夫,又细舔她的耳尖,轻柔她的乳头,加上不时重重的一捏,让那淹没在羞耻和欲望间的美妇近乎疯狂,又动动停停,玩的她火烧火燎又无计可施。
  她拼命的忍着,可那扭动的双腿和屁股,忠实的暴露着她的情欲。当心中的最后一点防御倒塌的时候,她憋紫了脸,下了无比大的决心,憋足气一下子的喊了出来两个字——「阳具」!
  这两个字喊出来后,她几乎想要寻死了。连喊三次男人的那东西的名字,对于她来说,是可以上刀山下油锅都抵不上的啊。可是那男子,虽然被这三声催情催的如发情的猛兽,下身也比刚才更加涨大,硬的红到发紫,却出乎意料的把那宝贝拔了出来,拔到洞口,稍稍停了两下后。
  「可惜好妹妹你要的东西,宝贝,阳物,阳具,哥哥我没有。哥哥能给的,妹妹却不要。」滋的一声,准备一下子一挺而出。
  这下却让那贞妇彻底的疯了。虽然被他在里面,弄得欲生不得欲死不能,但是这时她才明白他要是出来不干,才真是会要了她的命!她慌乱着求饶,道歉,求他不要拿出去,求他给她。
  他说:「最后一次,告诉你的好哥哥,哥哥身上有没有能让妹妹有用的东西啊。」她又挣扎,又害怕,他却全无之前的强迫,换作一副不耐烦的样子说:「既然妹妹要的我没有,哥哥我只好抽身而退了」。
  那贞洁美妇拼命哀求,知道自己躲不过的命运,只是徒劳的喘息着,「好哥哥的……是……什么?」他坏笑着,凑近她说,「难道好妹妹不知道吗。就是那个东西啊。」他把最后一口热气吹进美妇的耳孔:「那个东西啊。」她的羞耻心彻底粉碎了,她明白无论进退,她都只有同样被宰割的命运。她的浑身涨红,两腿用力的跪在床板上,屁股不再扭动而是紧紧的用着力,紧张的吸气,只有奶子还在微微颤动。
  她用尽全身的力气,紧紧的挤着双眼,大声的喊出来:「鸡巴!鸡巴!奴家要好哥哥的鸡巴!要哥哥的鸡巴啊!」这一下叫出后,她的神经崩到了极点,他也兴奋到了极点。
  「哥哥把鸡巴全给了你!」那下身的巨棒,几乎像是膨胀了整整一倍,举起她雪白的屁股,发疯似的直捣黄龙,捣进攒出,如惊涛击石,啪啪作响。越来越猛的冲刺,直让她山洪暴发如飞流直下,一下子顶上了顶峰,只觉脑海霎时一片空白,只剩下粗重的喘息,和整个身体的痉挛。
  而那男子,也早已气喘如牛,狂暴的精气早已冲破了粗壮玉棒,瞬间就要一泻千里如滚滚怒涛射入她的贞穴,像要把她射破,射成他胯下的一片飞花碎琼。
  那贞妇,早已忘却了一切羞耻与妇道,只是拼命的舞动着淫荡的屁股和贞洁的小穴,迎接他那琼浆玉露,他那万钧雷霆!
  她紧闭双眼,忘我的大声喊出:「好哥哥泄给奴家吧!奴家要好哥哥的鸡巴啊!泄给奴家!」可是他没有。
  虽然刚才极度的兴奋,几乎让他无法忍住精门,可还是在那刻来临之前,他还是抑制住了泄出的冲动。
  他把那擎天一柱从那瘫软的妇人,那昔日无比贞洁的妇人的贞穴中拿出。也许那贞穴从那刻起,早已不再是贞穴,而应该是一个滴淌着男人汩汩精液的极品淫穴。那贞妇,也早已不再是什么贞妇,已经是一个让野男人干的死去活来的淫妇。
  可是,她的下身却没有淌出一滴精液,因为他不肯给她,只有她自己的淫液如刚刚结束的山洪般,小股的往外渗。
  她早已神智模糊,雪白的肉体瘫躺在床榻之上,再无一点力气,只是一只小手还像想要回味般的微微伸向下体,却已经无力摸上去。
  他看着这贞妇的丑态,只是淡淡一笑,用手握住自己的不倒金枪,想起小姑的骚样,心想幸亏没有在这边花费元精,否则一会岂不是要丢丑。穿上裤子,披上长衫,推门而出。
  推开小姑的房门,虽然知道将要怎样,但他还是不免有些讶异。小姑,虽然上身身着云裳,下体却一丝不挂。
  须知那是在古时候,儒教最为严格的时代,女子只是让人看到下小臂都羞愤投井。
  如果看官不信,可去县衙里的贞女簿上看,密密麻麻的记载了为了被看到小臂摸到手指而殉节的贞洁烈女的名册,让人崇敬膜拜,更让天下女子谨遵其行,不敢越雷池半步。可是今日的小姑,却是胆大包天,虽然两人已通奸几个时日,却仍然让他叹为观止。
  「还愣着干嘛,来啊。」小姑把屁股高高的撅了起来,手指已经在下体的花瓣出摩挲,嘴里小声嗯啊作响。
  手淫自渎?那可是圣贤书里说男人都最下贱的事情,女人……他看到小姑如此的丑态毕露,不禁欲火中烧,挺枪而去。「你个小淫妇,却笑我七尺男人。」「笑你七尺男儿又如何,还笑七尺男儿胯下的三寸丑物呢。」三寸?虽然明知是斗嘴,却还有点激起了他。他的宝物,别说什么三寸的废物,即使六寸、八寸恐都不止。怎由得她那妇道人家再有什么多嘴,一阵骤雨急攻,那个刚刚还神气活现的小淫妇,现在已经只有出气没有进气,只是一个劲的讨好求饶。
  他不理,笑话的男人的尊严怎可轻饶?把她活活干个里里外外,上上下下,服服帖帖。
  说不出几次泄身后,那小姑再也不支,只求让自己的小淫穴能服侍他万江奔流,一倾而入,让他彻底的临幸。
  可他却不肯,只是抽出了鸡巴(那淫小姑,早已说出了比这更淫贱万倍的称谓,由于过于不雅,恕不能付诸笔端)。小姑却不依不饶,随便下身几乎要被干坏,却依旧扭着,小手一把抓过那让她几登云霄的玉柱,一口含在嘴里。
  那小嘴既甜且淫,温热的舔舐又是和淫穴完全不同的快感。可他还是几次忍住精门,活把那淫小姑累得急得心急火燎。
  「哥哥的鸡巴简直是神兵天器,拼了命也弄不泄啊,小姑我不行了啊!」在她眼泪吧嗒吧嗒的落着,几乎灰心失望时,他却在玉柱刚刚离开她的小嘴不到一寸的时候,狠狠全部泻出,弄的她满脸全身都是他的金玉圣液,都是他的征服和她的屈辱的证物。
  小姑既羞且恼,挥动小手追打他,他却在一旁坏笑。
  一打一迎,再打再迎,转眼间两只小手已在他的掌握。顺势把她推到在床,分开两双玉腿,露出刚才已被抽插的一塌糊涂的小妹妹。
  不过几瞬,她却惊讶的发现刚刚狂泄过的他,下体又是威风凛凛,一柱擎天了。然后发生的,就是她早已明了的自己命运——被他玩弄,被他蹂躏,被他抽插,被他弄的痒死再爽到顶峰。半个多时辰后,她几历生死,而他这次毫不吝啬的把一腔淫精全都射进了她的小妹里面,直让她爽的一下子几乎昏阙过去。
  「我可从没有这么痛快的赏赐给一个女人两次金玉甘霖。小姑,你这可真是天大的福分啊!」他在她模模糊糊的耳边轻声说道。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