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国产偷拍综合亚洲在线-在线点播人妻偷拍欧美-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妻子的噩梦

「叮咚~ 叮咚~ 」刚刚睡醒的老婆还没起床就听到门铃的响声。有些奇怪会是谁呢?在这座城市里我们夫妻二人并没有什么朋友。难道是水浸到楼下了,是楼下的人来了?

  老婆一想到这个可能,顿时有些心慌了。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不过现在只能硬着头皮去看门了。毕竟问题还是要解决的。

  急促的门铃声催的老婆很是心慌,让老婆都忘了从猫眼里去看看是什么人。

  甚至都忘了胸口的睡衣领口,都开的很低。

  「你……啊~ 啊~ 」老婆一打开门,却看见了那个给自己恶梦的脸。那一口黄牙在田师傅的微笑下对着老婆露了出来。惊慌下的老婆连忙要去关门,却被田师傅一把给顶住了。

  连买菜都拎不动太多菜的老婆哪里是做修理师傅的对手?田师傅轻轻松松的就扒开门强行进去。

  「你,你要干什么,你,你快离开这里,不然我就喊人了。」吓坏了的老婆威胁着田师傅。

  「嘿嘿,臭婊子,怎么这么快就翻脸不认人了。昨天我可是很辛苦的。你爽了就要抛弃我吗?」田师傅毫不在意老婆的威胁。

  「你别过来,我真的喊了。你别再过来,我……唔唔~ 」老婆刚准备大声喊人,却被田师傅一手拦腰,一手捂住嘴巴给抱进了房间里。

  于是昨天的一幕又在隔天重演。只不过唯一不同的就是田师傅从老婆的衣柜里翻找出来了一双黑色的连体裤袜,强迫老婆穿上,然后这次射精,却射在了老婆的嘴巴里。并在田师傅的用手捂住好久的情况下,不得已的给吞了下去。不过这一次,玩弄完我老婆的田师傅倒是把水管修好了。

  再一次的强奸,让老婆事后没有上一次那么痛苦和愧疚。虽然依旧感觉不堪和委屈。却有那么一点点期待和饥渴。

  第三天,有些担惊害怕的老婆没有出门,而那个田师傅也没有再来了。这无疑让老婆放下心来。却在心里那不经意间有着一丝丝失望。

  第四天,老婆还是有些担心的去上班,不过并没有什么事情发生。比如那一丝丝的期待。老婆也在心里彻底的放下了担心。想来是那个田师傅应该对自己没兴趣了。

  不过,老婆也许是高兴的太早了。第五天的傍晚,门铃又响了起来。正在厨房里做菜的老婆一听到门铃声,竟然打了个抖。心里的阴影看来还没有消失。

  不过这一次,老婆先要从猫眼里去看看。

  「嗯?怎么是个小男孩?」老婆从猫眼里看去,发现一个小男孩,口里吃着棒棒糖的站在门口。

  「你找谁?」老婆隔着门问到。

  「哦,我是楼下的。我妈让我让上来看看阿姨您在不在家。要是在家就让您现在到我家去一躺。」小男孩看着猫眼说到。

  「啊?真的浸到楼下去了吗?不太可能吧。」老婆有些不敢相信的想着。

  「哦,好的,好的。」老婆没有办法,别人都找上门来了。看来是真的浸水到下面了。唉,看来要赔钱了。老婆一边心里唉声叹气,一边打开门准备跟这个小男孩去他家。

  「唔唔~ 」一双大手捂住嘴巴,还有一只手抱着老婆拖进了房间里。

  「唔唔~ 唔唔~ 」老婆知道又是田师傅了。不过这一次,田师傅却没有马上就侵犯。而是给自己带了个头套,又用自己衣柜里找了内裤塞进嘴巴里。还用麻绳将手脚捆住。然后就只听见防盗门关上的声音。

  老婆就这样被捆着,大概等了十几分钟左右。老婆又见听见了防盗门被打开的声音。然后又听见两个人的脚步声。老婆心里发慌,难道姓田的畜生还带了个人过来强奸自己?不过老婆心里虽然发慌,身体却有着一丝兴奋。

  「老张,这可是极品啊。1000块绝对物超所值。」田师傅的声音。

  「小田,怎,怎么绑成这样了?」一个有些苍老的声音说到。

  「这叫SM,懂吗?嘿嘿,来,给你看看,什么叫极品,让你知道你以前操的小姐都是些什么货色。」田师傅说完就一把扯掉老婆头上的头套。

  长发微卷,柳眉大眼,加上职业淡妆让那个老张完全看傻眼了。

  「怎么样,这一身白领的职业套装,是不是很性感?从来没有玩过吧。」田师傅得意的说到。

  「嗯嗯,好漂亮啊。老张,你这哪里找的小姐啊。值,值……!」老张说完就从口袋里掏出一沓红色钞票来。惹的一旁的田师傅眼红。

  而老婆总算是明白了。原来田师傅竟然将自己当做小姐卖眼前这个头发花白,瘦小干瘪的小老头玩弄。

  「唔唔~ 唔唔~ 唔~ 」老婆除了惊慌,除了害怕,此刻还有了愤怒。强奸完自己,还将自己当做小姐一样卖给一个糟老头去玩弄。

  特别是这个老张脱掉全身衣物后,一身干瘪枯黑的皮肤和一根瘦小干皱的鸡巴更是恶心反胃的要命。

  「怎么有些不对啊。小田,这是小姐吗?怎么看起来……」老张看着我老婆脸上透着害怕,恶心又无力抗拒而绝望的表情,顿时有些疑惑。

  「你管那么多干嘛,你操你的。这是高等小姐,会演戏的。你不懂的。你只要操着舒服就行了。赶紧的,赶紧的。」田师傅有些不耐烦的催促到。

  老张有些犹豫了。老张这人虽然好色,但是胆小。所以从来只找小姐。老张是做破烂回收的,做的还挺大的。所以家产还是有一些的。不然也不会连1000一次的小姐都接受。只不过虽然有钱,却连小三都不敢找。一是害怕自己老婆发现,二是更害怕玩的有妇之夫的。那别人会找他拼命的。

  所以一看这情况有些不对劲,就开始犹豫了。

  「我,我不是小姐,是他强迫我的,是他绑住我的。求求你放过我,求求你了。」老张犹豫的拿出了塞进老婆嘴巴里的内裤。老婆马上就开始哀求这个看似相对来说算是好人的老头了。

  啪~ 啪~ 田师傅连忙冲了上去,左右两下给了老婆两个响亮的耳光。顿时打的老婆眼冒金星,头昏脑涨。

  「老张,你放心好了。出了事由我一个人扛。如果不是我赌输了生活费,我是不会让这个臭婊子给你爽的。我都操了她两次了,你见我有事没?」田师傅有些生气,但是为了钱,还是耐着性子劝着老张。

  「小田,我……我……还是算了。」不管田师傅怎么劝,胆小的老张还是决定不操了。女人虽好,命更重要。

  「我去你妈的。」田师傅眼见老张转身要走。1000块马上就要飞走了。

  怒火中烧的田师傅一脚踢向老张的腹部。不过也是将力气控制的很好了。毕竟是个快70的老头了。

  「哎哟~ 唉~ 哎哟~ 」老张揉着肚子,喘着粗气的倒在地上。

  田师傅看了看地上的老张,然后站在穿上,将老婆的麻绳解开,撕开丝袜裤裆,将内裤和丝袜一起褪到大腿处。

  「老张,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今天你是操也要操,不操也要操。来,你来看看。这个颜色的骚逼难道还不值得你冒险一次?再说了。老子都说了没有问题的。」

  老张被田师傅抓着头发,按在老婆的两腿之间。正好可以看见老婆粉嫩的骚逼。

  老张被眼前的性感的粉色阴唇给吸引住了。操过那么多的小姐,从来没有遇到过粉色的。裤裆里的鸡巴开始蠢蠢欲动了。

  「不,还是不行啊。万一,我说万……哎,别打了,别打了。」老张一推辞就被田师傅拳脚相向。

  「我说了,你不草也要操的。不草我就打的你操。还有,这个粉色的骚逼,还要加一千。」田师傅凶狠的威胁着。

  「来,骑上去,先让这个臭婊子先给你吹一吹。免得你硬不起来。」老张无奈,只能照做。当这根干枯皱皮的鸡巴顶在老婆紧闭的嘴唇上,一股骚臭的味道冲入老婆的鼻子里。不同于中年的田师傅。老张这根鸡巴真的是又臭又软。没有那种吸人的味道。

  「唔唔~ 唔~ 」不过在田师傅暴力的帮助下,老婆不得已张开了嘴巴,将老张的鸡巴放入嘴巴里吸允套弄。

  瘦瘦的大腿的屁股坐压在老婆丰满的胸部上。感受到乳房传来的柔软。老张越看着老婆的脸越觉得无比的兴奋。那根瘦瘦的鸡巴也渐渐充血变硬。只是这种硬是相对于老张自己的。

  「对不起了,我也是被逼无奈啊。」老张还是很愧疚的。毕竟老婆还是良家妇女,不是自愿接客的小姐。

  不过老张这种愧疚,在鸡巴插入老婆阴道里的一瞬间就荡然无存了。

  那种紧实感根本不是那些小姐可以比的。老张喘着粗气,干枯的手掌一只抚摸丝袜大腿,一只揉搓弹性十足的奶子。贪婪的操着老婆的骚逼。

  一阵一阵的啪啪声结束在老张一声闷闷的低吼中。想要阻止老张射精的瞬间就被田师傅用脚踩着脸压在床上动弹不得了。

  老婆眼眶带着泪珠,无奈绝望的接受了老张暗白的精液。

  不过那根所谓涨起来的鸡巴在自己阴道里并没有得到像田师傅强奸自己的快感。总有一种无力的感觉。

  射完精的老张虚弱的瘫睡在床上。但是老婆在老张射完精液后的解脱感马上就被身体的渴望所代替。

  双腿柔弱的夹紧交织。舌头还在回味鸡巴的硬度。饥渴的欲望开始占领大脑。

  虽然老婆还有意识知道这样不道德的反应。

  但是身体的根本就不听从大脑的指挥。

  「啊啊~ 喔~ 我~ 啊啊~ 舒服~ 啊啊臭婊子,你的骚逼好像不会松一下。哈哈~ 还是刚刚的鸡巴不够粗不够硬吗?」田师傅用手指在老婆的嘴巴里扣了扣,将带着口水的手指放入自己嘴巴里深深的吸了一下。

  「真是美味啊。臭婊子,你的口水都这么好喝。来,让这位老爷爷也喝一下。」田师傅抽出大鸡吧。然后拉起正痛苦并快乐着的老婆。命令老婆站在老张的头部上方,然后蹲起马步。田师傅则站在老婆的背后,将手指伸进老婆的阴道里抠了起来。

  老婆的双腿本就因为蹲马步而发抖。此刻又被扣的越来越快的手指弄的更加的抖的不行。骚逼里的淫水也因为自身的抖动而颤颤抖抖的滴落在老张的脸上。

  「啊啊~ 啊啊~ 」老婆面色潮红,呼吸急促。此刻不光大腿在抖动。甚至整个身子都在抖。田师傅的手指也啪啪的抠的直响。在老婆的一阵呻吟下,老婆的骚逼被田师傅的手指抠到高潮。淫水一下哗哗的全喷在了老张的脸上。

  老张无力的抹了抹脸上的淫水,刚才粉色的骚逼那一喷发的刺激让老张无法忘记。

  「老张,爽了吧。2000块值了吧。这样的美人妻在你面前高潮,死而无憾了吧。」田师傅自顾自的从老张的口袋里拿出那一沓钱,数了2000块后又用麻绳将我老婆绑了起来,这一次还单独用了一根麻绳将我老婆拴在床角。然后休息了片刻就带着整好衣着的老张离开。离开的时候还深深的看了一眼瘫软在床上的我老婆,嘴角闪过一瞬间的一丝冷笑。

  老婆被麻绳捆绑到了后半夜的时候,昏昏欲睡的老婆被防盗门打开的声音惊醒。不知道是期待我的归来拯救还是那个禽兽的返回再次奸淫。

  「嘿嘿,小宝贝,是不是想我了?」果然是田师傅。老婆听见田师傅的声音,内心竟然有种兴奋的感觉,虽然是一瞬间后就被理智压制下去。

  「看,我给你带来什么好东西了」半夜返回的田师傅拎着一个黑色的塑料袋子。

  田师傅解开了老婆身上的麻绳。然后从黑色塑料袋子里拿了一根白色的电动自慰棒。开关一打开就将老婆吓了一跳。旋转的水晶龟头还是第一次看见,嗡嗡的声音充满诱惑力。

  然后田师傅又从黑色袋子里拿出一个圆锥型的玻璃瓶子。打开小盖子后从里面倒出了一点透明的液体在手心上。被田师傅涂抹在了乳房上和阴道里。

  一阵火热的感觉过后就是一阵持续的瘙痒。乳房变得特别需要有人来揉搓,阴道里变得特别的需要一根大鸡吧在里面搅动抽插。老婆一下就猜到这是春药。

  本以为田师傅擦完春药就会操自己,却没有想到田师傅只是将电动棒插入自己的骚逼里。那颗旋转的水晶龟头在老婆紧实的阴道里肆意搅动。惹的老婆控制不住的呻吟起来。

  重新给老婆穿上内裤,又用麻绳将老婆绑住。然后就不再理会发浪的我老婆,走到厨房竟然接着老婆之前没做完的菜开始炒了起来。田师傅花了半个多消失才做完。而我老婆却在药水和电动棒的折磨下快乐又痛苦的过了半个小时。

  田师傅将饭菜拿到餐桌上后,就进入房间里,解开身上的麻绳。然后将一个麻绳系在了我老婆的脖子上,想要向遛狗一样的牵着我老婆。

  这样的侮辱让我老婆很是抵触的。不过在田师傅的拳脚下屈辱的照做了。穿着撕烂的丝袜美腿,早已挣扎中蹬掉了高跟鞋,踩着丝袜的香脚就这样爬在田师傅的后面。

  一路被牵到了餐桌前。田师傅一屁股坐在了板凳上。然后命令我老婆跪在餐桌下面给田师傅口交。而田师傅则兴奋的吃起饭菜来。

  被身体饥渴而丧失大部分理智的老婆,对于此刻的命令,则没有犹豫的伸手去拉开拉链,掏出已经硬邦邦的大鸡吧缓缓靠近嘴边,然后伸出舌头舔了起来。

  越舔越着迷的老婆终于张开了小嘴,努力的将大鸡吧塞入自己的嘴巴里吸允。

  滋滋的声音让田师傅没有了食欲。勉强吃完后就命令我老婆趴在餐桌上,不过刚准备插入的时候,我老婆的电话响了起来。

  「接,一边接电话,一边吃饭,用手吃,不准用筷子。」老婆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看了看电话竟然又看了看田师傅,好像在征询田师傅的同意。

  老婆毫无意见的照做。纤细的玉指夹起饭菜就往嘴巴里送去,一边咀嚼一边说话「喂……老……老公。」

  「老婆,咋了,难道想我想的说话都结巴了。」「老公,怎么这个时候打电话给我,有事吗?」老婆的语气有些冷,老婆从来没有这样跟我说话的。好像是想要快速结束对话一样的。

  「老婆,你不舒服吗?怎么说话怪怪的。」

  「没事啊,我,我就是有点不舒服。」

  「啊,怎么了,生病了吗?去医院看了没。有没有吃药啊。多喝点热水啊。」「老……老公……啊~ 」

  「怎么了,老婆。怎么了?老婆?」从电话里传来老婆一声尖叫。

  「没……没事……嗯……老……老公……嗯……老公,我刚……刚倒开水不小心烫了一下。不……不跟你说了……我去擦……擦药了。」老婆也不等我回话就直接按掉了电话。让我郁闷不已。

  「嘿嘿,反应挺快的啊。」我老婆刚才跟我通话的时候,田师傅直接用大鸡吧猛的插进了老婆的阴道里。让受到惊吓和刺激的老婆一下没控制住就本能的喊了出来。

  扑哧~ 扑哧~ 田师傅好像非常喜欢看我老婆被屈辱又不能反抗的样子,大鸡吧插进抽出,猛烈的程度让我老婆感受到从未有过的刺激。

  啪~ 啪~ 啪~ 田师傅一边操着我老婆的骚逼,一边还用力的拍打我老婆的屁股「叫出来,快,别TM跟条死狗一样的。叫出来,像母狗求欢一样的叫出来。」「唔·嗯嗯~ 喔~ 嗯嗯~ 啊啊~ 唔唔~ 嗯啊啊~ 哦哦~ 啊~ 」老婆开始的时候还叫的有些含蓄,可是在阴道的兴奋程度越来越高,田师傅的拍打越来越有感觉的时候,呻吟声越来越大,越来越无顾忌。

  终于在田师傅操了近半个小时后才将一股热潮喷洒在田师傅的龟头上。

  「来,给我吸。你TM爽了,老子还没射呢。」田师傅老婆强撑着发泄后酥软的身体,跪在田师傅的面前,双手抱着田师傅的大腿。美丽的脸就这样一前一后的耸动起来。

  「啊·嘶~ 哦哦~ 啊~ 啊~ 喔~ 嘶~ 啊啊~ 嘶~ 」田师傅就在快要射的时候突然又从老婆性感的嘴巴里拔了出来。然后用一盘菜接住了射出来的精液。

  田师傅将那盘菜放在地上,命令老婆要像条狗一样跪在地上吃饭。还要将混着精液的菜给吃完。

  老婆看着盘里的精液菜,皱起了眉头。感觉一股腥味让自己的胃有些不舒服。

  「将腿分开。」田师傅见老婆很犹豫。也没有催促,而是命令老婆将两腿打开,露出粉红粉红的小穴。

  「嗡嗡~ 嗡~ 」田师傅又将电动棒重新插入了老婆的阴道里。然后又将内裤提了起来。

  「嘿嘿,我走了,再也不回来找你了。不过你可以找我。这是我的电话。然后……我走后,这盘菜你也得我吃完。」田师傅好像信心十足老婆会在他走后吃掉那盘混有他精液的菜。还意味深长的给了他的电话号码。

  老婆在田师傅走后,依然跪在地上,眼神空洞的看着面前的精液菜。而脖子上那根让自己变成母狗的麻绳也没有解开。

  沉默半响后,老婆终于站了起来。解开了脖子上的绳子,进入卫生间去洗澡。

  不过……那盘精液菜虽然没有吃,但是却也没有倒掉,而是就放在那里……田师傅真的说话算话,真的没有来找我老婆。而我老婆自从田师傅走后就整整两天没有出过门。整天都关在家里,公司也么有去。手机除了叫外卖就会关机。

  而在我要回来的头一天,老婆神情异常的爬到了客厅。对,就是爬,还只穿着肉色的裤袜,上身赤裸,脚上穿着一双白色的高跟鞋。

  而老婆爬到的终点,就是那盆精液菜。虽然精液已经干枯,但是那味道却比之前的还要难闻。此刻的老婆却是毫不犹豫的吃了下去。一边吃还一片自拍。而接受的号码,正是那个田师傅留下来的号码。


  【完】


相关链接:

上一篇:老师很暴力 下一篇:女友车上的好状态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网址: